新闻头条 | 今日要闻 | 国际博览 | 人才交流 | 文化生活 | 社会广角 |
首页 > 综合资讯 > 文化生活

外面的世界与故乡

http://www2.ccoalnews.com 2017年02月27日 16:53 作者:张礼 中国煤炭网

  离开故乡后,我便很少见到清澈的河了,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,见到的河,往往比故乡的小河要宽要大,但河水往往是墨绿色的,那绿色有些深暗,显然没有故乡的河水清冽。城市的河流,河面上轻易见不到野鸭子,河面上往往却漂浮着一些白色垃圾。

  故乡的小河,绿绿的水草,还有细小的浮萍顺水而飘,小鱼与透明的青虾清晰可现,河畔还可见洗衣服的小姑娘小媳妇。而城市的河,生活垃圾、塑料袋漂浮在河面上,往往还有腐烂发黑的东西散发出难闻的味道。故乡的小河总是干净澄澈,河床上的石子,都被河水打磨成无棱无角的鹅卵石,踩在脚下,滑滑的。绵绵的河水透着沁人心脾的温柔,柔软的水草顺水轻飘,小鱼绕着脚边轻吮而过,让心也会痒痒的。

  今天,人们都向着更大的城市流动,人们都朝着该去的地方流走。往往,外面的世界不仅看不到原来儿时的一些玩伴,更看不到故乡的小河边,那些曾经熟悉而又模糊的身影。在外的时间越长,人也自然一天天老去,诗一样的年纪不再回来,就像画一样留着一些老照片,有的更多只是一种对故乡对年少时回忆的美。

  就我而言,在外时间长了,渐渐地适应了外面的世界,熟悉了都市较快的节奏。傍晚,霓虹闪烁的路上,往往是川流不息的人群,每每一个人站在灯火辉煌的街头,在心灵深处,我依然有思乡的情结。有时候闲暇下来时,模糊的印象中浮现出故乡的那些熟悉的人,那些熟悉的往事,漂泊的心便会有回家的欲望。故乡熟悉的小道上,虽然没有了我的脚印,没有了过去幼稚的呐喊声,而我的脑海里,时常还会出现田野里飞动的鸟群,还会升腾起一种稻花飘香的意境。

  时代的变迁,有时给我们心中留下的不仅是一种向往,更多的会是一种回忆。故乡的山故乡的水,故乡依然流淌的缠绵小河,往往会成为眼前一幅山水相连的画面。而故乡的那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老屋,虽然褪色了很多苍老了许多,但无论我走到哪里,却会清晰地把老屋过去发生的事,电影一样会再现在自己的眼前。我家居住的老屋,是几家人合住的四合院,土坯砌的墙灰色的瓦,条石砌成的院子中,有口古老的井,老井连我爸爸的爸爸都不知道它的实际年龄。井边安着一架带有铁箍的木制歪把辘轳,棕绳在辘轳上绕了一圈又一圈,这辘轳摇起来吱吱呀呀作响,非常笨重,也特别吃力。或许因为时间太久了,辘轳表面和井沿的条石,都被井绳磨出了一道道深深的沟痕,就像老奶奶额头上的一道道皱纹。到了绵绵雨季,靠井边的条石常有墨绿的苔藓,很是滑溜,我们不小心就会跌倒在水井旁。

  我曾把自己比作从故乡放飞的一只风筝,无论飞得多高多远,都无法挣脱筝线的束缚。这细细的筝线其实就是一种看不见的情结,既有老父母绵绵的牵挂和切切的期盼,又有我对老父母及故土的怀念与不舍。在遥远的异地想念故乡,是一种幸福。但要真正体味故乡的温暖与幸福,还是要回到故乡,让自己的双脚沾满家乡的泥土,把身子靠在光影斑驳的老屋门上,或者伫立在儿时撒欢的老榕树下,听故乡那些曾经熟悉的那些老人,讲述生活深处那些沉甸甸的故事。

  离开家乡之后,许多日子里,作为一个喜欢文字的人,我闻着故乡熟悉的味道,总想把故乡写得唯妙唯俏,而我却不能,就是因为故乡太熟悉了。我发现故乡就像身边的一个宠物,或者是家旁的一棵树,而我就像是它的叶子一样,总有某种难舍难分的感觉。故乡是否就是一个围城,里面的人总想着出来,而出来了的又拼命地想着回去。故乡的根伴随着我们一生,当你越走越远,心的羁绊也越来越缠绵。

  在我的心目中,故乡和家没有什么两样,因为故乡也叫家乡,回乡就是回家,说法虽有不同,但是方向是一致的,所走的路是一致的。故乡与家永远是一种精神家园,也是心灵的最后归宿。似乎我们走了很远,可无论你走多远,也无法走出故乡的羁绊,也总会回到她的怀抱。故乡是一首质朴的歌谣,每当我吟唱她的时候,这种旋律总会深深触及我感性的思维,泥土的气息弥漫我朴实的情怀。许多年前,当慈祥的母亲,佝偻着身子在天蒙蒙亮之前,为我备好鼓鼓的行囊时,眼含泪水的我知道她已经一夜没有合眼,离别前,我看着母亲尽管满眼的疲惫,但仍说着一些叮咛的话,生怕我把什么东西落下了。

  总感觉故乡若娘亲一样,也只有故乡这个地方,才能让人称之为娘。故乡这个地方,你生与斯长于斯,这地方让人贫穷中相依存,苦痛中共患难,哺育你长大养育你成人。这个地方能叫你匍匐跪拜能叫你泪流满面,这地方就是故乡。故乡有你受用不尽的恩和情,她和娘一样地亲。故乡,就是这么一个平常又普通的地方,这么一个简单的词语,让多少人魂牵梦萦,让人在归途中热泪盈眶。

  故乡就若树的根一样,我相信故乡是有根的。故乡还是一幅画,从来没有一幅画能那么历久弥新,也从来没有一幅画让心一生牵挂。每次我离开故乡的时候,坐在车上我总还不断地回过头,静静地看着车窗外。而车窗外,阳光黄澄澄静悄悄的,一片白云盖住那些不断射下的光线时,心中隐隐约约有一种冷冷的孤独,故乡就在车窗外慢慢地消逝。

  我觉得故乡就是一幅画,能够经常留在脑海中,经常能够像欣赏内心的美好画面一样欣赏着她,能够在自己疲倦的时候,就像小时候站在山涧看渐渐落下去的落日。总感觉故乡的美质朴、简单、清新,而且毫无雕饰,故乡这幅水墨丹青,会永远铭刻在一个人的心中,让人一生享受。

  我一直不断地往外走,我喜欢生活在大一点的城市,最后就在省城昆明定居下来。生活在城市,你就得跟着城市的脚步走,平时,我喜欢用不太地道的普通话应酬,但我从来就没有从故乡的泥土里拔出来,不管我怎样想摆脱小地方的一些习俗,但就没有蜕尽那熟悉不过的乡音。

  简介:曾用笔名:雪克、流水,曾于《人民文学》《民族文学》《鸭绿江》《诗歌报月刊》《词刊》《中国诗人》《读者》《作品》《工人日报》《中国青年报》《滇池》《边疆文学》《四川文学》《散文诗》《世界诗人》《青春》台湾《葡萄园诗刊》《创世纪诗刊》《心脏诗刊》《笠诗刊》香港《大公报》《文汇报》《中国文学》《文萃》德国《欧华导报》澳门《澳门月刊》美国《新大陆》《品杂志》等数百种刊物发表作品,有诗集《北回归线上阳光》等出版。有作品译成英、德等国文字。曾任云南省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、普洱市作协理事、墨江县文联主席。诗歌《泸沽湖畔》获首届雁翼诗歌群雁奖。著有长篇小说《隐形按摩师》《茶马大院》等。

更多有意思的原创!请扫码关注中国煤炭报微信公众号(coalnews)

中国煤炭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

本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  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,请务必仔细阅读下列条款并同意本声明。
  1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煤炭网或中国煤炭报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煤炭网或中国煤炭报社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  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煤炭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3.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
  4.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。
  联系方式:中国煤炭网 电话:010--64463963


【责任编辑:王超群】
相关文章  
网友评论 已有条评论
正在加载评论
名字: 匿名发表
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
 
点击排行
国内现货钢市成交高位受阻 钢价涨
云南告别无页岩气田历史
煤炭国有企业改革,这些大咖论道不
江西已不将煤炭作为重点产业 94
煤炭行业恢复276个工作日的可能
林华煤矿团委组织开展“转型发展、
欧盟淘汰煤炭任重道远
河南省限制和淘汰类钢铁企业用电加
推荐图片
中煤新集二矿:加强班组建设 保障安全生产

中煤新集二矿:加强班组建设 保障安全生…
论坛热点 >>更多